是山居—神一般的天婦羅

“是山居”是早乙女哲哉先生的天婦羅料理專門店,被稱為“天婦羅之神”,也是壽司之神小野次郎最愛光顧的店。本來以為跟次郎的店一樣高冷,沒想到約起來挺容易,直接搜索“是山居”,第一個就是官方網站。而且官方網站上還有中英文翻譯。那中文翻譯的特別好,比起很多清酒網站一看就是谷歌翻譯出來的奇怪文字通暢太多了。

地鐵坐到“門前仲町”站,下來七拐八拐有個寫著“乙”的獨棟小樓就是。那是非常小的一家店,進門的吧台有9,10個位置的樣子,二樓還有個14人的包房。我們最早到,隨後進來一對情侶和一家人,大家一開始都是悄悄說話,後來發現大家其實都是中國人。唯一一桌說“日文”的,後來被我發現好像是在說江浙一帶的方言。

早乙女先生的午餐分兩場,11:30和13:00,人都齊了才開始炸天婦羅。剛來準備的老先生估計是看大家都在說中文,有點尷尬,一直都是面無表情,一下子讓我好緊張。人家最怕不說話的老爺爺了好嗎!餐廳裡的服務生打破了沉默,開始一個一個給大家點餐,餐廳裡面的套餐1萬日元起,在天婦羅里面算超級高端的了!通常情況下兩人同行要點一樣的套餐,這樣老爺爺比較好炸。點完菜每人還會拿到一個菜單,上面畫著這次會吃到的食物。早就听說早乙女先生畫得一手好畫,一直也在猜想菜單上面的是不是他的作品。最值得一提的是,菜單上面也有中英日文三國語言,一下子增添了親近感。

看老爺子優哉游哉的調粉,調油。一下子開始有了莫名的激動,等到他把調和好的麻油和沙律油倒進鍋裡,一瞬間飄香的麻油味兒直接勾起了饞蟲。人都到齊了,長得像馮德倫的小徒弟也出來了終於要開始炸了!

第一道是他的招牌大蝦,滋滋下鍋一晃神的功夫就出菜了。大蝦帶著噴香的麻油味,還有剛好可以入口的溫度。咬一口那叫一個香脆啊!鮮蝦裡面甜甜的肉質也是讓人直流口水!

嚼完兩隻大蝦,讓人激動人心的蝦頭來了。老爺子還特地給我們用中文說了一句“蝦頭”。炸的威風凜凜的蝦頭一口咬下去,綿軟的蝦腦和脆脆的蝦皮交融在一起,口中滿滿的幸福感啊!

第二道是沙鑽魚(Kisu),被分成兩半的沙鑽魚用於脆香的麵糊和軟糯的肉質,還有咬下去咯吱咯吱出聲的小尾巴。有人說真正好的天婦羅其實使用了兩種料理方式,一是炸,二是蒸。高溫翻炸著表皮,而內部確是被蒸熟的,這就是為什麼這些油炸過的魚類,肉質還這麼鮮美的原因。

第三道是魷魚,魷魚天婦羅實在是一種神奇的存在,外部香脆,內部Q彈。一口下去閉上眼睛能夠體會到牙齒慢慢咬破魷魚,並且慢慢深入的過程,甚至能感受到魷魚的厚度!

第四道是海膽,看到海膽的時候,我心裡吃了一驚,要炸海膽麼!我看到老爺子用兩片紫蘇葉把海膽包好,下鍋炸,炸的時間似乎比其他要略長。出鍋之後,激動的咬上一口,紫蘇葉的奇香和海膽獨特的口感融合,又香又甜,實在是太讓人開眼界了。

第五道是香魚(Ayu),沒吃過香魚的朋友可要注意了,香魚的身體小而精,口感一流。不過頭部確是苦的,不是那種苦柚子的苦味,而是黃蓮那樣有殺傷力的苦!香魚被炸出來,站立著放在盤子上,像是個藝術品,一時不知道該如何下口。

第六道是辮子魚(Megochi)不知道是不是吃有點飽了,感覺口感並沒有什麼獨特的感覺,跟之前的沙鑽魚無二。

第七道是星鰻(Anago)也是最讓人期待的,星鰻的日文“漢字”是穴子。最讓人期待的就是長長的穴子烤好之後,老爺子用尖筷子把它“啪”的一聲分開的時候。很難想像,這麼一大條魚是怎麼做到炸製的這麼均勻的。吃到這裡,作為一個一頓飯可以乾掉半個肘子的女漢子,我已經撐壞了。

後面就是蔬菜,可以選擇四五種,比較特殊的是一種叫做Mioga茗荷的植物,口感有點像硬般的朝鮮薊,又有點像萵筍,總之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存在,可以試試看。

最後壓軸的是炸青柳貝柱團,上好的貝柱和麵糊調好,迅速炸製成型,配乾飯或者茶泡飯。我朋友推薦配乾飯,這樣貝柱團上會有一層醬汁,一下提升了整個的鮮味。

全程並沒有配酒,感覺清酒和葡萄酒都不太合適,主要也是因為酒單不太好,我們太挑剔。所以全程都是用啤酒搭配啦,啤酒解膩的功效真的是任何一個酒種都無可匹敵的啊!

餐畢

老先生靜靜看著我們吃飯,滿臉的欣慰。還幫我們一個一個在菜單上畫了畫作為餐後的留念!本以為都是製式化的簽名,沒想到先生在每人的菜單上都做了不同的手繪。

有時候日本匠人的精神會讓人特別感動,幾十年如一日的做一件事,做到極致。不論是菜品還是服務,都是因為熱愛而用心的呈現,這由衷讓人感動。每每看到這份菜單,想起老先生彎腰認真作畫的場景,就會想到那天,讓人難以忘懷的“咯吱”脆響,還有那滿屋繚繞的麻油香!

此文章沒有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