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米奇去旅行 – 第二章

上回提到一眾同學去過日本SSI總部,緊張地考上國際唎酒師考試,之後就開始我們的真正旅程。同學們都興致勃勃,心情放鬆的大手購買與吃喝;就算深夜回來,依家被搜購回來的清酒大名所吸引;嚷著嚷著就扭開倒入杯中,還不停討論。

還記得隔天有在鄰房的同學說:「老師,昨夜三點多還聽到你在講書似的。」
我說:「是呀!他們一邊喝一邊問呀!」

這下,他只能無語…… 

考試那晚雖然飲到三點多,但是第二天依舊老早就出發。從池袋附近的酒店一路向西而行,乘坐JR,穿過八王子,到山梨縣。穿州過省的,就是為了到較遠,但又人傑地靈的鄉郊地方。日本清酒酒藏多依靠在好山好水的地域,利用大自然的優勢,釀造出美味的清酒。這次同行的同學之中,有不少都是葡萄酒業界的朋友,所以特別安排到清酒酒藏參觀之前,到日本的葡萄酒莊看看。

IMG_0749

進入山梨縣,火車直到勝沼葡萄鄉,那邊是日本葡萄酒的命脈產地,其中「甲州」葡萄就是來自於這個產區。「甲州」葡萄是以勝沼地區以前的古命「甲州」而命名,是個混種葡萄。「甲州」葡萄釀造出來的葡萄酒大概可以有幾個不同的變化:

一,沉鬱而幽雅的清爽風格。這是很多時候喝到的「甲州」版本,香氣不算強,酸度明顯,酒體輕而清爽。比較簡單直接,是餐前酒或前菜的好選擇。

二,清香典雅的風格。這樣的「甲州」架構簡單,但香氣明顯,特別帶有黃花、柑橘果的香氣。酒體依然輕,而且清爽,是那種爽直性格的樣子。

三,穩重而技巧熟練的風格。這樣的「甲州」加入了葡萄皮浸泡短暫的時間,顏色帶有金黃。而葡萄皮給予葡萄酒多了一份複雜感,亦令葡萄酒從入口的鮮果味 → 乾果味 → 輕微熟成的堅果、甜味與礦物的交織,整體來得更有層次。

四,甜香瑰麗的風格。以「甲州」葡萄做成的甜酒,沒有強烈的貴腐香味,但是滿佈著濃縮的熱帶水果味道;同樣以明顯的酸度相對應,有想逐層逐層撕開的感覺。

我們來到了勝沼葡萄鄉的火車站,站外已經擺有不少參觀酒莊的資料,而且還可以即時預約。不過,我們早早就跟Chateau Mercian約好了!

IMG_0725
Chateau Mercian是日本最具歷史的葡萄酒酒藏,至今已是141年之多。從早期的量產發展,到現在明確精品路向。經過多年的反覆驗證,找到了最適合種植不同葡萄的地域及微氣候。我可以說,Chateau Mercian的「甲州」葡萄酒絕對是山梨縣內數十家酒莊之中首屈一指的一拙。當然還有他們絕妙的Bordeaux混合葡萄的紅酒,還有日本另一款獨特葡萄品種 – Muscat Bailey A。

IMG_0722

我們的車還未停好,就已經看到Chateau Mercian的團隊在恭候。是呀!我們在得到了貴賓的待遇,因為一般遊客參觀Chateau Mercian需先以電話預約,而且要固定時間加入大夥兒的導賞團;參觀酒莊、博物館,然後在紀念品店喝喝酒。我們這次是有專人領著我們,先到接待私訪的會客廳,來個8款重點葡萄酒的品試,由品質檢定團隊與釀酒師一同品飲,互相交換意見。之後,我們再繼續參觀酒莊,釀酒廠,博物館,再到後園禁地,看Chateau Mercian的葡萄品種試驗及展示區域。超過五十款的葡萄種在同一塊地土上,形狀大小、樹葉的外形都有所不同。在那邊,可以找找你喜愛的葡萄,跟它們拍一個合照,就好像走到了世界葡萄園的縮影一樣。

IMG_0720

在葡萄園玩得樂而忘返,於是午餐就是要短促簡單的。我們就在Chateau Mercian的紀念品店內,吃個便餐,然後繼續趕路。

離開勝沼葡萄鄉,火車轉向西北而行,從山梨縣穿到了長野縣。那時望出窗外,富士山就在你的跟前。一輪美景之後,車又轉入了深山之中。被深山包圍,突然感覺涼快了多一點。火車軌從兩邊的峽谷之中穿過,如一條遊龍,似無目的,但又有方向的走,飛到了富士見。到了富士見,其實富士山已經離我們很遠,隔在眼前的大山後。面前的卻是另一有名山脈 – 日本亞爾卑斯山。日本亞爾卑斯山脈分南北兩邊,北邊較近新潟、富山,氣候溫和。可是最豐富的天然資源則集中在南亞爾卑斯山,那邊擁有日本極佳的天然水源。而且被山脈環抱,日夜溫差大,冬天積雪極厚,是日本清酒理想的產酒地。著名的「白州」威士忌廠也是在這地區。不過今次我們拜訪的主要對象,是刻意選擇在這裡設廠的「宮坂釀造」,他們家的「真澄」品牌,在香港也是龍頭清酒之一。

宮坂家族在長野一帶威名顯赫,有著悠長的家族歷史,酒藏產量是長野縣第一。釀造酒廠總共有兩個:歷史較長的「諏訪酒廠」,是著名的「七號酵母」誕生之地,亦是家族的生產根源;另一個就是南亞爾卑斯山的「富士見酒廠」。酒藏生產兩個品牌,「真澄」以及以家族姓名來命名的「みやさか」(Miyasaka,即宮坂)品牌。

從火車站與「宮坂釀造」海外銷售部的Keith Norum先生匯合,聽他介紹南亞爾卑斯山一帶的氣候,與他們選址作為酒廠的故事,總是很動人。每個清酒品牌的背後總是有不同的小故事,當中亦有不少的小插曲。話說富士見酒廠雖然擁有南亞爾卑斯山得天獨厚的優質水源,但是釀造出來的清酒與諏訪酒廠的味道甚有差異。因此,少藏主花上極大的投資將富士見酒廠的湧水調整到如諏訪酒廠的一樣。可是效果也不完全相同,最後經過多次的調整,終於做出了他們的理想效果與味道,就是這樣的一點一滴,拼湊出酒藏各有不同的一面。

同學們一行人聽著Keith於酒廠內的介紹,從磨米、浸米、蒸米,一路到壓榨、貯藏,還有看到他們「真澄」Core與突釃兩款新品的最新取酒技術。他們無不大開眼界,彷如將前兩天SSI書本溫習所學活現眼前。可能之前還有一些不明白的點,一個參觀,令他們茅塞頓開。

IMG_0788

IMG_0774

IMG_0766

不過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對出品不斷的創新與鑽弄的精神。在一家清酒的酒藏內,鮮有地會看到葡萄酒莊用的氣泡酒的放置架!原來日本酒藏近年開始研究釀造氣壓較大,清澈的氣泡清酒;在一些酒藏之中,就有氣泡酒釀造的器材,例如「A」字型的轉瓶架,以及轉瓶機。看似不相關,但是原來內有玄機。

參觀過後,先到上諏訪湖附近的溫泉旅店休息一下。酒店樓頂是半開放式溫泉,可遠眺諏訪湖一帶景觀。輕鬆過後,再出發晚飯。

晚飯地點很是有趣,此前與Keith聯絡,他極力推薦這家意大利餐廳。原因並不是因為他是外國人 (事實上他比很多日本人都要似日本人!),而是這店運用了長野縣的本地食材,配合意大利式的烹煮方法,做出擁有日本特色的意大利菜。Keith刻意為我們帶來了多款「真澄」的清酒,其中更帶來了今年Riedel 最新推出的「純米酒」酒杯,給我們試試「真澄」的純米酒與Riedel酒杯的效果。Keith告訴我:「Riedel在研發這個酒杯的時候,找了幾家酒藏為他們作顧問研究,其中真澄為此貢獻不少。」所以從此酒杯所散發木來的「真澄」純米酒香氣,效果完全不同。

IMG_0820

IMG_0822

晚飯之中最特別的就是剛新出品的「真澄」氣泡清酒,因為是瓶內二次發酵,令氣泡出來自然幽雅;同時是最新的口味調整版本,喝起來平衡感更好,味蕾清爽舒服。其次是另一新品「みやさか」的Core,此酒用上了獨特的取酒及裝瓶技術,令少量的微氣泡保持在清酒之中,而且是純米大吟釀的級別,果香怡人濃厚,芳香一絕。口中略甜,但不會有過膩的感覺,而且微氣泡令整體效果進一步提升。

又一晚的飽醉高眠,結束考試後的一天旅程。接下來還有更多的行程在等著他們。究竟他們又再到哪裡,這個留待下回分解!

 

此文章沒有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