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明閣威士忌晚宴

這一晚的三個主角酒廠風味上三足鼎力,清甜蜜糖風輕、雪梨濃厚爆發、海風綠草菠蘿有些許不羈。

unnamed-25

剛剛從Speyside回港,酒精的濃度、不可預測的天氣,其實內核裏是一個天青明媚一望樹木河流綠草的Speyside。每一個轉彎有不同的風景,可是於我,它是一片柔和燦爛的地方。出發去Speyside的那天,風暴襲擊蘇格蘭大部分地方,格拉斯哥出發各地的所有火車都取消,改搭大巴,雙層大巴總共坐了10來人,乘務員來送餅幹、薯片,又來了幾次問要什麽熱飲;窗外千轉變化中的地貌、河流和大自然,時不時地有吃草中或白或深色的羊群,我好像一下子明白為什麽這裏的人們會選擇這裏,會愛這裏。而一到Aviemore,旅館的人來接我,自此一路悠悠的藍天、彩虹、越來越

蒼翠的綠和近黃昏但年輕金色的太陽,我決定不能再拍照啦,這一切屬於身在其中的人。

這一晚的三種酒也代表Speyside和高地的三種風情。盡管這幾個酒廠偶爾仍會出品一些泥煤的款式,但是骨子裏它們都是屬於自然地貌里幸福的、無憂的味道。BenRiach最清新平衡,GlenRronach因為雪梨桶有豐滿和深酒紅巧克力,海邊的Glenglasssaugh有一份海風曠野一望無際,核心裏是田納西波本桶的熱帶感蜜甜。

晚餐從明酒窖的歡迎餐前酒開始。看戲前或晚飯前喝幾杯總是很輕松怡然,進口商、餐廳公關、侍酒師每一個都好客,言談中你知道這行業這麽多人都喜愛著從事的日常。中餐廳外面有酒窖,是個驚喜,可以餐前小酌,一個晚上就在愉悅中開始。和侍酒師傾偈,得知明酒窖的藏酒地域來源很廣,也留意新興產地和有機釀造。是晚的品牌大使Stewart Buchanan穿著蘇格蘭傳統服飾,我告訴他這次沒有去今晚品飲的這幾間酒廠,可是有另外的見聞,他說這是個很小的社區,我見過的好些人他都認識、常常在一起交流。

明閣的菜單一眼就知道用心搭配,五道菜的配對晚餐。品牌大使開場介紹沒多久,就播了一段視頻,原來是他來了香港後,聽說明閣在西貢有自己的漁排,起意要拍攝制作一段視頻。旅途遙遠,在港逗留並不久,這個細節讓我一直記得。視頻是去漁排現場拍攝,魚、海水、天氣、威士忌:蘇格蘭的酒來到了香港。

unnamed-11unnamed-8

開場的Glenglassaugh Evolution,看似奶油感很強,但是酒精濃度有50%,酒廠的用水在蘇格蘭酒廠中礦物含量算是最高之一,田納西波本桶的熟成帶來奶油感,也夾雜一些北方海風的曠野。Stewart說這是一款搖滾的酒。綠色遇到了大海。配酒的是香茅蜜糖龍蝦球,看的出有意為之。

接著是BenRiach的Heart of Speyside,圓潤香甜,是極容易飲的一款。如果對無年份沒有陳見,這是開懷聚會分享的好酒。BenRiach的新酒(new make)甜度在威士忌中算高,因而各種年份熟成出品,總帶著香甜氣息。Benriach舊時做調和威士忌的成分酒比較多,現今的主人在努力讓更多人知道它單一麥的一面。

再接著是GlenDronach的12、18、21年,這是酒廠核心產品線的組成部分,代表了酒廠西班牙雪梨桶熟成的傳統。三個酒款由平衡到沖擊到另一種熟成的平衡。這一系列是居家可以備的,符合不同的心情場合,你可以拿出來交替或者搭配。但總體上說它們的口味是生活裏的甜蜜,有時濃烈、淳重。12年和21年同時用了Pedro Ximenex和Oloroso雪梨酒桶熟成,而18年只在Oloroso桶裏熟成。

unnamed-2

如許多的蘇格蘭酒廠一樣,GlenDronach經歷歷代的主人更換,其中1920年到1960年由Charles Grant擁有,這是GlenFiddich的Grant,家族裏的叛逆成員,拿著一筆錢,就買下了GlenDronach自立門戶。而相比GlenFiddich,GlenDronach規模雖然不大,確是那樣個性鮮明,傳統而優美。

這一餐用來搭配GlenDronach的是肉類,醬烤骨和遠年陳皮和牛面頰,同臺的好些客人都對陳皮很多興趣。這是中餐的一種神秘,悠悠的香氣、橙味,提亮但沒有搶戲。

unnamed-19

最後的是BenRiach的Curiositas 10年。不少人的印象裏泥煤是艾雷島的特色,但這一次去Speyside,在埃文河(Avon)舊橋上停了一陣子吹風散心,我指著橋下深紅土的水問向導,他告訴我這是泥煤。Speyside其實盛產泥煤,舊時代的Speyside威士忌也有泥煤味(因為泥煤是燃料),只是據說生產出的泥煤味威士忌仍然相比艾雷香甜、帶果味;後來的轉變主要是由於燃料的變化。現在的Speyside酒廠也有幾間試著重現泥煤風情,比方BenRiach 10年的Curiositas和25年的Authenticas;大廠如Glenfiddich 每年會有一周的泥煤周,整個工廠制作泥煤口味的威士忌。

收尾的是威士忌朱古力流心包,再有一支現場加映的GlenDronach 1993/2017原桶強度(56.7%)的單桶(Sherry Butt)。近年GlenDronach的單桶越來越珍貴,2015年的夏天在任性地喝,現在發現單桶成了搶手貨。好友幾個,一支單桶可以點亮一個晚上。

unnamed-22

威士忌的夜晚總是奢侈。Speyside和高地的水土、不同制作工藝的嘗試、風格各異的桶熟成,三個品牌搭配食物,我們受到了這樣好的招待。稀疏平常中,一個美好的晚上。

謝謝的Telford的Rosa、Cordis的Win 、明酒閣的同事、明閣的李大廚。溫柔待客,和很多的熱情。還有Stewart,帶著熱忱和個人感受介紹每一隻酒和細節,酒廠的水源、地貌、製作、熟成處理。看介紹才知道他在今年取得了小耳執持者的榮譽。回到家翻看一本Speyside酒廠的遊記,作者訪問BenRiach的時候由Stewart招待,在庫房里一起看不同類型的酒桶,讀到這裡我覺得分外親切。

unnamed-18

unnamed

山水、地貌對於威士忌有這麼大的影響。親身在Speyside中,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許多的為什麼,空氣、水、山、土、植物、人……解釋了酒。

Speyside多酒廠,其中很多的原因是威士忌製作依賴水源,這些美麗的水,給了純釀靈性的生命。

 

此文章沒有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