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Like Gerard

似乎近幾年,很多酒圈的前輩一一離我們而去,有些一面之緣,有些從未謀面,雖覺遺憾,但總覺得離自己很遠,心中並無多少波瀾。

但 Gerard 不一樣,他是同行、是榜樣、是導師、是朋友。在得知 Gerard 得病後,和他通過郵件,他說:「I am positive and I am treating this situation like a Sommelier Competition: To WIN!」 很可惜,這一次, Gerard 沒能成功。

1 月 16 日凌晨聽到 Gerard 離開的消息,雖說知道這一天會來,但依然讓人悲傷,難以入眠。

IMG_3837


佳得樂曾經和Michael Jordan 拍了個廣告,叫“ Be Like Mike ”。一群打籃球的孩子們,學著Jordan 的動作,開心得唱著”Sometimes I dream, that he is me…” ,夢想著有一天成為Jordan 。

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 Be like Mike “,那酒圈是誰?肯定有不同的答案,但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侍酒師,都會說是 Gerard Basset 。


Gerard 出生於法國的聖埃蒂安,從小叛逆的他,16 歲就離開了學校。20 歲那年,他為了觀看心愛的聖埃蒂安足球隊和利物浦在歐洲杯的四分之一決賽,來到英國,那場比賽利物浦起死回生,Gerard 也決定留在英國生活。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很耳熟能詳了, Gerard 從刷盤子開始,進入餐飲業,慢慢當上侍酒師,創立 Hotel du Vin 和 TerraVina , 1989 年侍酒師大師( Master Sommelier )、 1996 年歐洲侍酒師冠軍、 1998 年葡萄酒大師( Master of Wine )、 2010 年世界侍酒師冠軍、 2011 年授予 OBE 大英帝國勳章(這可能是 Gerard 個人最自豪的榮譽)、 2013 年 Decanter 雜誌的年度人物、 2018 年法國農業部勳章。同時也是葡萄酒 MBA 、 OIV 葡萄酒管理碩士、 WSET 的名譽主席、侍酒師大師行會的主席,還有其他種種的榮譽和獎項。

這些所有的光環,讓 Gerard 成為葡萄酒行業的傳奇,成為大家心中的“ Be Like Gerard ”。

IMG_3838

Gerard關於葡萄酒考試,對年輕侍酒師的建議

摘取自葡萄酒雜誌“巨星隕落,一代傳奇MS&MW雙料大師Geraed Basset逝世”的報導

之後有幸認識了 Gerard ,最初是一些活動上的簡單交集。在 2013 年,我們香格里拉的第一屆葡萄酒峰會,老闆和我邀請了 Gerard 來合作,隨後促成集團在 2014 到 2017 年任命 Gerard 成為香格里拉的葡萄酒大使。期間和 Gerard 有了更多互動和交流, Gerard 從榜樣變成了導師,從同行變成了朋友。

IMG_3839

我也體會到,相比於那些成功、頭銜和榮譽,他的求知、堅韌和慷慨,才是“ BeLike Gerard ”的意義。

作為酒界的最強大腦, Gerard 集齊了所有的大咖證書,但他對知識依舊有永不滿足的渴望。2013 年,我問 Gerard ,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了。Gerard 說,沒有呀,我準備開始讀 OIV 的葡萄酒管理碩士,我不能停下來,需要一直學習,一直有目標去征服。即使在行業的金字塔尖、即使日程和工作如此繁忙、即使到了可以退休的年紀、即使早已衣食無憂, Gerard 依然從不停歇、永遠在尋找下一個目標,自律而不懈的充實著自己。

所有人都知道 Gerard 是世界冠軍,但有多少人了解,在這之前, Gerard 比賽 25 年,在五次參加世界侍酒師大賽,三次獲得亞軍後,第六次沖頂才贏得了這個頭銜。任何的比賽,殘酷的現實是,只有冠軍能被記住,亞軍可能是最痛苦的名次,而 Gerard 整整當了三次世界亞軍!每一次無限接近終點、每一次卻又不得不重新開始, Gerard 若沒有堅韌無比、永不言敗的性格,怎樣能夠花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一次次的失敗後,去完成一個目標。

在英國,過去十幾年,幾乎所有頂級的侍酒師,都和 Gerard 有這樣那樣的關聯,很多直接出師於 Hotel du Vin 和 TerraVina 龐大的侍酒師體系和團隊,深受 Gerard 的教誨和培養;而他們在日後各自的職業生涯中,進而帶出了下一代出色的侍酒師。Gerard 就像教父一般,直接和間接得影響和幫助著每一個侍酒師,他慷慨得將自己的學識和經驗傳授給後輩們,以身作則得引導著每一個人。

IMG_3840

我也很幸運的能夠得到 Gerard 的指導:當我開始準備侍酒師大師的時候,他時常問我需要什麼幫助,並督促我,“學習應該是你的第二份全職工作”;當我第二次考理論失敗的時候,他直接和我說,“這是你的問題,理論第一次不過很正常,第二次不過只能說明你自己不夠努力”;當我工作中遇到困難的時候,他會分享他在生意中犯過的錯誤,給我建議和告誡;當我在亞洲侍酒師大賽沒有完成心中目標、難過沮喪的時候,很簡單,他搬出了自己三次世界亞軍的心路歷程。

Gerard 總是這樣慷慨的幫助著後輩,毫無疑問,他影響了整個行業,沒有他,侍酒師行業不會像今天這樣。

Gerard 前無古人的成就和榮譽,會不會後無來者,有多少來者,都不重要。但像Gerard那樣,充實自己、努力堅韌、成就他人,是他留給我們的財富。Be Like Gerard 

IMG_3841


以下是圈內一些好友寫給Gerard 的寄語。

莊布忠:

Gerard Basset 是葡萄酒界其中一個最受歡迎丶最受尊敬的人,他獲得了史無前例的一系列資格和榮譽。謙遜丶慷慨丶幽默丶喜歡鼓勵他人的吉哈絕對是一個值得我們仿效的葡萄酒界代表人物。

李德美:

偉大的人總是偉大,即使他很謙和、低調,也總會給人留下印象,正如中國有句廣為流傳的話“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用在 Basset 先生身上最恰切不過了。

他博文廣識,集各種光環於一身。即便如此,仍然充滿好奇心,勤於探索; 2017 年 9 月在香港共同參加葡萄酒大賽評判,大家相約,第二年評判工作結束後,到中國葡萄酒產區走訪一下,當時他第一個表示參加,“我還沒有怎麼走訪中國葡萄酒產區,那將是很吸引我的行程。”時至今日方知:當時他已經在與醫生探討病情,這需要何等樂觀而積極人生態度!到了約好的行程時間,他正與確診的食道癌進行鬥爭,評委們共同為他錄製了祝福的視頻,與他相約下一年。他真的堅持到了新的一年,祝愿他一路走好。

生命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充實自己生命的分分秒秒,這是從他身上學到的優秀品質。

施曄:

“ We make a living by what we get, but wemake a life by what we give. ” ——丘吉爾( Winston Churchill )

生命為我們每個人都備下了各自需要完成的課題,如何完整自己、成就別人、擁抱恐懼、坦面失敗,這才是吉哈為我們留下的最大遺產。

孫昕:

與 Gerard 接觸得越來越多,我才明白,真正的淵博是謙遜,學術上走的越高,越明白自己對葡萄酒世界了解得越少,原來是個很簡單的感悟,即便是世界第一人亦是如此。縱觀 Gerard 一生,他的實力,其實於我,於你,於他人,應該都沒有太多資格和權力去評價 Gerard 的一生,他走得太遠了。Gerard 的逝去對家人和朋友是一種悲痛,但與葡萄酒行業,無論是留下還是逝去,他已然因以人生最高成就的標識而不朽。

我們要思考在各種金光閃閃的背後, Gerard 給我們留下的瑰寶,真的是一長串至高榮譽嗎?三次世界亞軍,沒有 Enrico Bernardo 的年少成名,在我們國家可以等著退休養老的年紀卻還在學習甚至衝擊世界上最難的考試與比賽…… Gerard 不是上天選定的天之驕子,卻是努力的天才,是一個無論經歷過多少次的失敗,無論什麼年齡與條件都在不斷努力的精神像徵,激勵著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不斷向前。試問,精神與浮名哪個才是他留給我們的世界?精神與肉身,哪個才是你我認識的 Gerard 呢?願每一個努力的天才,都得到自己的所想。

IMG_3842

此文章沒有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