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大,還有太多的美食要去嘗試, 說走就走的旅行應該不會有終點。

 

近五年來,每年都要去日本至少五次,吃過不少壽司名店,當然也包括壽司之神小野的料理,但總聽身邊餐飲業大佬們談論光頭師傅Sushi Sawada的壽司,中國知名餐廳大董的老闆稱Sawada「食材講究,刀功精細,動作嫺熟,專注嚴謹」,並認為他的料理「得心應手,形神兼備,一招一式,沒有多餘動作,都近乎藝術。

IMG_8909

用餐時禁通話禁拍照

Sawada名氣對於大眾,並不如小野響亮,但在專業吃貨的世界裡,水準絕對是最頂尖的。至於他的嚴肅以及怪脾氣,也早有耳聞。為了客人們用心體會美食,Sawada先生不允許客人進餐時用手機,更不許拍照,也不喜歡他們攀談,據說有客人吃到一半,被發現在用手機偷偷拍照,最後被Sawada攆出店,這唯一的好處就是免費品嘗了前幾道佳餚。

各種狀況聽著叫人緊張,卻仍舊心馳神往。這個只有六席的壽司小店,主廚只招待熟客。多次托相熟的朋友帶著去吃,每每時間又不湊巧。

好友洪大哥,是華人飲食界的名人,吃了Sawada十多年,卻從來不能提早兩個月進行預定,而必須在每個月的一號,打電話親自預定下個月的位子,只要能訂上,洪大哥定必包場。這樣Sawada可以準備更特別的食材。

上月初接到洪大哥來電,說包了八號中午十二點的六個位置,且預定好了八至十號的美食之旅,看我的時間是否配合。我一聽心花怒放,知道和洪哥在一起,永遠都是美食美酒相伴,外加他豁達的性格,整個美食之旅程定充滿歡樂。查查行程表,早已定好了十二號去巴黎,幾經折騰,調整從新加坡飛東京,再由東京直接去巴黎。於是又成就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去東京,最愛紅眼航班。獅城到東京六個半小時行程, 五個半小時深度睡眠後,被空乘叫醒,航班就降落了。初夏的東京早晨,陽光暖暖撒在身上,樹蔭處又能感到微風習習,走在東京的街頭,無論是慢跑,快走還是慵懶閒逛,總是那麼適合行走。早早來到銀座,走走停停,一杯拿鐵,一個起司蛋糕,接近午餐時間,走到銀座三越旁的Sawada壽司,十二點整,友人們都準時抵達,一入壽司店,友人們不約而同交出手機,開始了兩小時專心致志的美食體驗。

 

不同海域海膽配相同海域魚生

最難忘的四種不同海域的海膽,各種配來自海膽相同海域的魚生。一口海膽,一口魚生,或魚生海膽就著一起吃,由於魚和海膽來自相同的海域,這樣的搭配相得益彰。

Sawada先生不苟言笑的同時,非常排斥食客們交談,卻和我雞同鴨講的對話起來。無論說什麼,他都頻頻點頭,然後對會說日文的同伴說:「其實她說了什麼,我一句都不懂。」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也解釋說因為其他的客人,看手機,互相講話,影響了吃壽司的進程。或許每次他的事物到我碗裡,立即就吃得精光,看著我的動對他美食的肯定,他也非常樂意和我交流心得吧!

當我看到他從一個冰櫃取出食材時,我注意到了一個如同loft麵包大小的冰塊。Sawada立即解釋,為了保證市場的新鮮度,他不會將食材放到機械冰櫃裡處理,而是用自製的大冰塊,提供天然的低溫條件,冷凍食材,這樣一來,可以最低限度的破壞食材的成份,難怪吃起來那麼新鮮又嚼頭,Sawada還特別讓同伴翻譯。有不少香港新加坡的客人,常乘他低頭處理食材時偷拍,連他的天然冷凍機也被偷拍,之後有不少香港餐廳效仿。

行雲流水般的功力

不論是魚生壽司,Toro海膽飯,每道都非常精彩。行雲流水中見功力。配合店裡特供的Sake和啤酒,真是夫復何求啊!

最後的手工蛋,濃郁十足的雞蛋香,微甜的口感,一位不愛甜食的朋友分了一半給我,可是吃完剩下的一半,我看她意猶未盡,只好完璧歸趙,看著她滿足的臉,Sawada樂不攏嘴。臨別還開心和我們合照。 只要有機會,必光顧Sawada。


晚上則是全東京最美味的和牛餐廳川村Kawamura,這家完全預約制餐廳僅有八個位子,位於東京銀座7-3-16,除了和牛,夏季的鮑魚和秋冬季的白松露料理都是經典,預定至少要半年以上,安培就是其「腦殘粉」,常常包下所有八個位子宴客,由於價格昂貴,常常被日本百姓詬病其腐敗。如約而至來到餐廳,卻被告知並無洪哥定位,拿出地址才被告知我到了另一家Kawamura,兩家都為和牛料理,但毫無關係,這家的地址是銀座6-5-1。熱情的服務生領我兜兜轉轉五分鐘後順利抵達正確餐廳。

Kawamura嘗巨無霸大原野生黑鮑

鮮活的鮑魚,立刻拆殼,處理洗淨。為了保住鮮度,川村眼明手快,切了鮑魚的根部,佐以俄羅斯的Beluga魚子醬,那最原始的鮮甜,爽脆,如天然味之素般,在口中爆炸,美妙感受無以倫比。

緊接著是切了些新鮮的鮑片,與爽脆的根部形成鮮明對比,滑嫩多汁;邊吃邊欣賞川村切鮑魚肝,熬醬,蒸煮鮑魚。

煮好的鮑魚,淋上鮑魚肝汁,爽中帶滑,彈牙中居然隱約有溏乾鮑的粘牙感!鮑魚肝帶出的鮮,和鮑魚配合的天衣無縫,簡直是黯然銷魂。

接著是鮑魚天婦羅,鮑魚的裙邊和主體部分,分開來炸,兩種結構的對比,配上一口Krug 2002,簡直是人間天堂啊!吃完鮑魚,心裡在哭泣,不知道將來還能吃到這麼好的鮑魚嗎?

5

接下來最好的Kobe和牛料理,龍蝦咖喱泡飯,還有很多,此處只能省略上萬字。

4_副本

對於大胃王的我,洪哥又建議我加一個和牛三明治,我毫不客氣要試試,一入嘴不得了,對於麵包不太感冒的我,把整個三明治吃的精光,因為和牛旁邊的特製番茄醬汁的搭配讓即便飽腹感的我,仍舊難以割捨。即便如此飽,還是不捨得離開。已是半夜十二點,才依依不捨地逛著逛著回酒店,此時已是凌晨一點。

1

信息量巨大的一天過去了,第二天中午讓胃好好休息,晚上吃曾工作於米其林三星Quintessence的Hiroyasu Kawat主理的法餐Florilege,Hiroyasu被認為是東京 best-kept culinary secrets之一。

最驚豔的當屬這道小蟹,通常被運用在天婦羅料理中,而主廚用這些蟹為原料熬煮出高湯,最特別的是糯米,米粒整齊,精緻小巧,比上等壽司用的米更小,入嘴口感粘牙軟糯,混在白白的魚肉中,配一口蟹的高湯,完美了。

7

 

Hiroyasu不求奢華顯傲骨

而那道牛舌的嚼勁與入嘴即化的鵝肝形成鮮明的對比。松露的點綴除了增加視覺的美感外,口中起到畫龍點睛的效果。

6

整體感覺Hiroyasu層次感和材質對比的處理都可圈可點,時令食材,沒有昂貴食材的堆砌,少了土豪的奢華氣質,卻多了些傲骨。其清淡風格的料理和當晚兩瓶酒的總體搭配非常滿意。兩瓶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酒的PK.也相當精彩。先喝Leroy,其中一位友人並不太喝酒,卻更喜歡Leroy 07年玫瑰,櫻桃的香氣和得過快。接下來的2011 DRC,和Leroy 相比,厚重許多,新橡木的香氣更加明顯,也多了份王者的英氣。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接近尾聲,想到兩個星期後我將再臨東京,立即預定,可是被告知連八月底都約滿了… …

我對洪哥說:「謝謝安排此次緊湊的大餐之旅,但恐怕此後我要失落大半年了。」洪哥打趣道,要能屈能伸,我笑言,就等著洪哥安排各種小吃之旅了。

世界之大,還有太多的美食要去嘗試, 說走就走的旅行應該不會有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