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飛機上的膳食,不算太抗拒,但是卻很喜歡在登機前享受偶遇的美食。九一一之前,我們甚至可以自㩦葡萄酒登機,也有試過帶鮑魚、大閘蟹上機吃。

二十年前,去葡萄牙訪問,回程登機前郭偉信兄買了兩公斤蝦,在葡航的商務艙開餐,不知人間何世。

如果有時間,我喜歡在巴黎戴高樂機場2F登機樓的Flo吃一頓晚餐再上機。不過,現在由巴黎回港,登機樓已改為2E,沒有得吃Flo,但是卻可以吃Cavier House的魚籽和三文,當然要大出血了。窮家富路,豪一下吧!從前香港機場也有此店,可惜近日已關張了。

1

如果不吃魚籽和Balik三文, Cavier House 也不算太貴,海鮮盤,49€。Fin de Claire生蠔一打,39€……機場喎,不貴了!

四月去波爾多試酒,驚喜是在波爾多機場候機室有生蠔出售(可配白酒)!是當地特產Perle de L’Imperatrice No. 3。當然不錯過,來半打,豈料給行家看見,硬要拍我的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