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鴨四十年見聞錄 (165) —— 自強不息 ︳木桐堡躍登龍門 - WineNow HK 專欄文章
專欄文章

老鴨四十年見聞錄 (165) —— 自強不息 ︳木桐堡躍登龍門

2018年02月21日

 

桐川酒正夏王孫,四百遐齡舊德存。
解與狄儀傳釀去,不妨吾祖自昌言。
三分曆草初除一,百萬春花欲化渾。

奪得年頭作生日,盡收芳氣入芳樽。

項安世是宋代人,曾為諫官,寧宗時敢言上疏,直指稅賦過重而宮使費過奢。從上面詩句「盡收芳氣入芳樽」看來,他也是懂酒的,第一個句所說的「桐川酒」,應該不是山西的桐川,雖然山西的葡萄酒很有歷史,也不是甘肅的桐川鄉,翻查古籍,極有可能是紹興酒。

有趣譯名多

0000011c5-Etiquette_Mouton_Rothschild_2008_specimen_MD-348x500

提到「桐」字,老鴨就想起法國的「木桐堡」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波爾多左岸五大酒莊之一,這個莊的中文名字在坊間曾有過不同的版本,從最早期的「武當」,「武當王」到後來的「茂同」,現在官方正式譯名是「木桐堡」。愛葡萄酒的朋友可能對「1855年列級制」如數家珍,也知道「木桐堡」是1973年才從二級升上一級,使左岸的菩勒(Pauillac)這個村落獨領風騷,五大名莊坐擁其三,但要說風騷,還數這個Rothschild家族,因為拉菲和木桐,莊主都來自這個姓氏——羅斯柴爾德,香港曾譯為羅富齊(很有意思),香港侍酒界則謔稱之為「老虎X柴」。

 

曾是最富有的家族

Rothschild這個源自德國的家族真的不得了,不單是十九世紀全球最富有的家族,同時更是近代史上最富有的家族,經營的生意範圍甚廣,地產、礦業、能源、農業等甚麼都有,尤其以商人銀行的金融服務最為人所知,但他們的家族釀酒業就更值得津津樂道,Château Mouton-Rothschild 和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這兩個一級莊,我們習慣只叫容易上口的拉菲和木桐,十九世紀,銀行家Baron Nathaniel de Rothschild購入已經超過三百年種植歷史的葡萄園,兩年後,法國舉辦了巴黎世界博覽會,應當時掌政的拿破崙三世要求,把波爾多葡萄酒推向世界,委托「波爾多葡萄酒經紀人公會」(Syndicat du Courtiers),按當時各酒莊的聲望、價格及品質等條件提供一張單子,1855年4月18日,公會頒佈了一份分級名單,所有進入酒莊分級的酒莊都被稱為「列級酒莊」,在酒標上都印有“Grand Cru Classe”或者“Grand Cru Classe en 1855”的字眼,這就是「1855年列級制」的起源,但這個列級制卻把木桐排諸一級的門外,只編為第二級第一名;Baron Nathaniel購莊的目的只是為家宴提供自產用酒,第二級第一名也算是個很高的位置;可是十五年後,當他的堂兄購入和木桐緊鄰的拉菲時,他就有點不是味兒,因為拉菲位列一級啊!究竟有沒有因為這小事有發生豪門恩怨或溏心風暴,老鴨手旁沒資料,但據說老男爵自此就很少在木桐堡出現了。

繼承祖業 勇於創新

到了1922年, Baron Nathaniel的重孫,一個酷愛藝術的Baron Philippe,當時只有二十歲,他雖然喝過不少家族產酒,但有一天,當他一腳踏進這片略為荒蕪的葡萄園地時,就像觸電般,深深的鍾情於這些充滿沙礫的土壤,回家便懇求父親讓他接手這個莊園,承諾不能給既是鄰居又是遠房兄弟的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比下去,年輕Baron Philippe曾立下誓言:「我不能第一,但不甘第二,我就是木桐堡!

2011090112354423-406

接手後兩年,他第一個在波爾多提倡並實行在酒莊內進行釀酒和裝瓶mis en bouteille au chateau,這舉動直接影響了往後的釀酒程序,更大大提升了酒質,成為現代所有優質莊園酒的生產標準和典範。身為一個熱愛文化藝術的人,他有很多奇思怪想,特立獨行;同年,他邀請了當時24歲,只有一條左臂的著名得獎海報設計家 Jean Carlu為他設計酒標,可惜因為一些原因,沒能繼續下去,使他耿耿於懷,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了慶祝這個世紀和平的年份,他找來年輕藝術家Philippe Jullian設計了一個有勝利標誌的酒標,一圓自己21年前的夢,自此木桐瓶上的標籤年年不同,都是藝術珍品,其中包括1973年的畢加索、2004年的威爾斯親王,還有華人藝術家,1996年古干和2008年徐累,相信這個有意義的舉措將會永遠延續下去。

前陣子威揚酒業邀請老鴨參加木桐宴,當然卻之不恭,好菜還來伴好酒,不同年份的木桐紅酒不斷供應,「有酒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但最最樂老鴨的卻是那瓶白酒“Aile d’Argent” !使老鴨夢魂夢魂牽縈的乾白,这就跟Philippe和接手酒莊業務的女兒Philippine 有莫大的關係了。Rothschild 家族、木桐堡和Baron Philippe及Baroness Philippine 還有甚麼有趣的故事?下期和讀者分享。

威揚酒業於該晚木桐宴後不幾天便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所謂「禮多人不怪,祝賀非擦鞋。」老鴨獻醜,以藏頭拆字詩以賀威揚酒業有限公司並女當家莎莉。

威乃女荷戈, 揚手易凱歌,                                                                 

酒水酉佳釀,業成市上沽。

 

相關文章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2022年06月24日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在完成了二、三級考試之後,然後呢?大部分人只知文憑(四級) 、大學碩士學位或者葡萄酒大師課程。其實葡萄酒這門學問可以另覓蹊徑: 專攻產區,深化對風土的理解。 今年,一個重磅的產區的深造課程「 Capstone California 加州葡萄[…]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美國在世界葡萄酒的消耗穩守第一,但每人每年葡萄酒的消耗之冠並非美國,而是葡萄牙,其次是法國及意大利。歐洲國家佔據前三位是理所當然的,皆因歐洲的葡萄酒文化對比其它國家要早,飲用葡萄酒已成為習慣,而葡萄亦是日常的必需品。至於香港與大陸的葡萄酒文[…]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人生不是一帆風順,而葡萄酒業亦不例外。近年主要衝擊酒業的除了COVID-19外,氣候轉變及入口關稅對業界來說亦構成威脅。究竟這三大元素對酒業造成怎樣的衝擊呢? 氣候轉變 近年極端天氣甚見嚴重。例如於2017年春天的霜凍摧毀了波爾多40%的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