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瓦爾河谷Vouvray明珠 —— Domaine Huet - WineNow HK 專欄文章
專欄文章

盧瓦爾河谷Vouvray明珠 —— Domaine Huet

2017年03月24日

被稱為是盧瓦爾河谷(Loire Valley)的Romanée-Conti或Lafite,得益於其超長的陳年能力Chenin Blanc白酒款,深受酒評家Jancis Robinson的喜愛。

7

Huet酒莊的創始人Victor Huet曾是巴黎一間小酒館的老闆,後定居於盧瓦爾河谷Vouvray區。1928年,他在Vouvray購買了第一塊葡萄園,Huet酒莊便應運而生。

Victor的兒子Gastone Huet,曾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1947年開始繼承父業,管理Huet酒莊,同年Gastone出任Vouvray市長。雖政務纏身,Gastone卻憑藉個人魅力、努力和協調政務和家族產業的能力,將Huet酒莊打造成葡萄酒明星。所幸Gastone 的女婿Noel Pinguet於1971年起就開始在酒莊工作,逐漸接替Gastone的工作,並於1976年開始獨立負責葡萄酒的釀製。2002年Gastone去世後,酒莊2003年出售大部分股權給美籍菲律賓裔Hwang家族。Pinguet仍是酒莊的經理和股東,打理酒莊,原定2015年退休的Pinguet,由於經營管理,釀造理念和Hwang家族的分歧,2012年Pinguet提出辭呈,提早退休,在葡萄酒界造成不小的影響。

天然酒窖建於十一世紀

二月初,駕車從盧瓦爾河谷的Tours出發去Huet酒莊拜訪。沿途一路美景,古堡參觀完之後,由於接受不到GPS信號,數度迷途,到達Huet酒莊時,已遲到一個小時,負責接待的Johan le Calonnec耐心等待我們的到來。

8

Johan首先帶我們參觀酒窖,解釋說天然酒窖建於十一世紀,長一公里(KM),常年攝氏13度,濕度70%,正對入口的都是起泡酒。解釋完起泡酒的釀造法後,開始介紹酒莊基本情況:

1928年Huet家族買下了酒莊最初的葡萄園——「高地園」(Le Haut-Lieu)和它古老的葡萄酒窖,高地園就在酒窖上方,環繞著家族故居,土壤中含有數米厚的棕色粘土,生產風格最簡單直接的葡萄酒。Gastone在「高地園」原有的十公頃葡萄園的基礎上不斷擴充酒莊的面積。1957年,他買了「小山園」 (Le Mont——八公頃),該園葡萄採摘期最晚,產量低,土壤緊實且含有燧石(silex),酒風最為濃縮陽剛;1963年,又在「小鎮園」(Clos du Bourg)新添了六公頃土地,土層淺、排水性好的石灰岩粘土土質,葡萄總是最早採摘,莊園裡的葡萄藤基本都是七十年代重新栽種的,釀出的葡萄酒口感特別柔順,陳年能力最強,結構最好,也是Pinguet的最愛。

尊重風土 崇尚天然

酒莊中所有的葡萄園都有著理想的向陽性,保證了充足的光照,葡萄成熟度能達到最高,這也是能生產出該產區最醇厚和最持久的葡萄酒的原因之一。並且葡萄酒在裝瓶之前都與各個葡萄園分開。Johan邊解釋,邊在地圖上表示三個葡萄園的地理位置。

當我問及Huet酒莊釀酒理念,Johan解釋說,Huet酒莊堅信釀酒時充分尊重風土,保持酒的個性。Huet家族的三個葡萄園都位於河邊朝南的高地上,Pinguet早在八十年代初專注於研究如何用這些新的生物動力種植方法增強三座葡萄園各不相同的特性。從1987年開始,Pinguet逐漸在葡萄園採用生物動力耕種方式,直到1990年,生物動力法在所有35公頃葡萄園推廣,整個酒莊都根據月相來種植,並且絕不使用任何化學肥料。

3

為了控制產量,所有的葡萄樹都會要充分修枝。在葡萄不夠成熟的年份,比如1976年和1985年,酒莊就停止釀製甜葡萄酒。

釀造方面,酒莊的經典釀製方式與大多數的霞多麗(Chardonnay)釀造法大相徑庭。最後一批葡萄要在十一月進行才能採摘,這樣有足夠時間自然風乾皺縮成超甜的葡萄乾,而不同於貴腐法來釀製甜型Chenin Blanc白葡萄酒 (Huet酒莊甜型葡萄酒,不是每年都感染貴腐菌,也更青睞於自然風乾葡萄法)。新釀的葡萄酒不進桶,在陰冷的酒窖中緩慢發酵,儘量避免會軟化酒體的蘋果酸乳酸發酵,儘早將酸度極高的葡萄酒裝瓶,陳釀過程基本在瓶中完成。裝瓶時各款酒的酸度相差不大,由於生長期不同而帶來含糖量的不同,成酒在風味表現上會千變萬化。

Huet酒莊的靜態葡萄酒有四種基本風格:乾型Sec,半乾型demi sec,甜型moëlleux和「初選甜型」première trie;還生產比香檳汽泡更柔和的起泡酒——Perlant (低起泡酒)或Pétillant (半汽泡酒,氣壓指數僅為三個氣壓值,而香檳通常為六個氣壓值,因此汽泡更柔和)。

乾白(Sec)的殘糖含量為6-7克/升,而大部分市場上的幹白葡萄酒的含糖量在2克/升以下;而半乾型(demi sec),一般來說甜度在20-25 克/升之間;甜型(Moelleux,字面意思是「宛如精華」),含糖量在40到60克/升 之間;酒莊偶爾也會用最成熟的葡萄釀製一款更甜的酒——「初選甜型」(Première Trie),含糖量在80克/升以上,有時甚至高達200克/升,通常酒體飽滿深厚。雖然含糖量都不低,但美好的酸度讓人喝起來甜而不膩,尤其半甜和甜型,陳年後,於奶油鮮醬類甜點搭配相得益彰。

1

2

聽完專業講解,接下來的試酒更為精彩:
品酒筆記:

  1. 先是無年份半起泡酒Pétillant Brut,用兩個年份做基酒,泡沫比香檳少且柔和,Chenin Blanc葡萄獨有的蜂蜜和蘋果香味,賦予了它與香檳酒截然不同的氣質,非常好的開場酒。
  1. 接下來的Pétillant vintage 2012年份,層次比Brut豐富集中,更多維度,與生蠔、烤魚搭配絕佳。Brut和年份酒瓶身顏色可以區分,brut為墨綠色,而年份酒為深棕色。
  1. 2015 Vouvray Le Haut-Lieu Sec,花香四溢,入口絲滑又有凜冽的酸度。極高的性價比,年輕時可以飲用,亦可陳年十年以上。
  1. 2015 Vouvray Le Haut-Lieu Demi sec 含糖量高達21克/升,入嘴清甜愉悅,不厚重,回味芳香,極佳的平衡度,讓你絲毫不感覺到甜膩。
  1. 2014 Vouvray Clos du Bourg Demi sec. 含糖量20克/升,和Le Haut-Lieu Demi Sec比較更多的礦物感,由於比2014年更高的酸度,細膩迷人,入嘴更為均衡,柔順,優雅。收結更悠長。
  1. 2014 Vouvray Le Mont Demi sec, 明顯比前兩款更為深沉,高冷,入嘴純淨礦物縈繞,結構感更強。充滿力量。
  1. 2015 Vouvray Le Huat-lieu Moelleux 100%貴腐菌感染的葡萄,含糖量51克/升,濃郁的蜂蜜,芒果,堅果,香氣,貴腐酒特有的華麗,詮釋的淋離盡致。
  1. 2005 Vouvray Le Huat-lieu Moelleux 零貴腐菌感染的葡萄,含糖量52克/升,少了貴腐酒的香氣,多了Chenin Blanc葡萄的蜂蜜,蘋果香氣。風味更為清澈。
  1. 2008 Vouvray Clos du Bourg Première Trie 30-40%貴腐菌,65克/升的含糖量,Johan說是非常困難的年份,色澤金黃,香氣中果味成熟,伴有烤肉香氣,均衡細緻滲透出油脂的絲滑。
  1. 2003 Vouvray Le Haut-Lieu Première Trie 20%左右的貴腐菌,豐富集中的水果,礦物,異常甜美,純淨,性感迷人,優雅圓潤。

4

6

品鑒結束,或許我問了很多問題,Johan又從酒窖中拿出一款沾滿灰塵的酒,開瓶,香氣複雜,風味凝練,酒裙金色,芳香中帶有杏仁醬、甜葡萄和花朵的香甜,新鮮的桃子、柑橘、蜂蜜、洋槐花、礦物、檸檬芒果的味道層出不窮。酒體強勁,餘味久久不散。讓我忍不住不斷續杯。答案揭曉,原來是1993 Vouvray Le Huat-lieu  Moelleux,真是驚為天人。更不必說那些1947,1959年份了。

整個過程Johan解釋詳盡專業,對年份、風土特徵如數家珍,讓我對Huet酒莊更添幾分熱愛。

5

盲品的甜型白葡萄酒1993 Le Haut-lieu Moelleux,酒色金黄。

相關文章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2022年06月24日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在完成了二、三級考試之後,然後呢?大部分人只知文憑(四級) 、大學碩士學位或者葡萄酒大師課程。其實葡萄酒這門學問可以另覓蹊徑: 專攻產區,深化對風土的理解。 今年,一個重磅的產區的深造課程「 Capstone California 加州葡萄[…]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美國在世界葡萄酒的消耗穩守第一,但每人每年葡萄酒的消耗之冠並非美國,而是葡萄牙,其次是法國及意大利。歐洲國家佔據前三位是理所當然的,皆因歐洲的葡萄酒文化對比其它國家要早,飲用葡萄酒已成為習慣,而葡萄亦是日常的必需品。至於香港與大陸的葡萄酒文[…]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人生不是一帆風順,而葡萄酒業亦不例外。近年主要衝擊酒業的除了COVID-19外,氣候轉變及入口關稅對業界來說亦構成威脅。究竟這三大元素對酒業造成怎樣的衝擊呢? 氣候轉變 近年極端天氣甚見嚴重。例如於2017年春天的霜凍摧毀了波爾多40%的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