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取捨,驚喜連連 —— Comte Georges de Vogue品酒會 - WineNow HK 專欄文章
專欄文章

大膽取捨,驚喜連連 —— Comte Georges de Vogue品酒會

2018年02月21日

2018新年伊始,Burgundy的Chambolle村名家Comte Georges de Vogue莊(以下簡稱為Vogue莊)的市場總監Jean-Luc Pepin造訪東南亞,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連續舉辦品酒會四場,場場爆滿,我也有幸參加了在吉隆坡DC餐廳舉辦的品酒晚宴。

Chambolle Musingy村的酒,以其柔美、細緻、優雅著稱,是Burgundy酒迷心目中最為浪漫的酒之一。台灣葡萄酒知名作家林裕森老師曾形容:「Burgundy最精華的金丘區裡,若要選出一個具代表的村莊,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Chambolle-Musigny」。而Le Musigny特級園,更是Chambolle Musigny村的極緻表現!

 

跨過低潮迎向曙光

本期主角 Vogue所有的田產均在Chambolle村,在Musingy特級園10公頃多的土地中,分為 Les Grand Musigny (面積:5 ha 89 a 60 ca)和Les Petitis Musigny(面積:4 ha 19 a 35 ca ),而Vogue就占了整個Musigny Grand Cru的約70%,其中Les Petitis Musigny更為de Vogue所獨有,加上 Vogue釀造一系列Chambolle Musigny區的名酒,如Les Amoureuses、Bonnes-Mares,亦釀造Chambolle Musigny村唯一的白酒,成為Chambolle村當之無愧的大地主。

酒莊的歷史悠久,可追溯到1450年,由Jean Moisson建立,1538年種下該莊第一株葡萄樹時,還沒有正式酒莊名字記載,直到十八世紀,酒莊由 Vogue家族接手,才有了名稱Domaine de Vogue,同時酒莊腹地不斷擴充,產量品質均大幅提升。二十世紀初期, Vogue當時的公爵(Comte Georges)將酒莊的名稱改為自己的名稱,也就是現在酒莊的全名 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e,酒莊在七十和八十年代曾一度處於低潮,但1986年後,新的管理團隊給de Vouge注入了新鮮的血液,在Francois Millet、Eric Bourgogne和Jean-Luc Pepin的通力合作下,Comte Georges de Vogue再次光芒四射。

IMG_1874

Jean-Luc與筆者合照

品酒晚宴開始,Jean-Luc特意解釋,此行活動用酒都儘量滿足主辦方的需求,由宴會主辦方挑選用酒,吉隆坡晚宴組織者Henry先生與其他幾場宴會主辦方不同,並沒有選擇熱門年份如1999、2009年,而是選擇了2007、2014年,一定有他的理由。

IMG_2546

Jean-Luc解釋說,雖然de Vogue為Musigny Grand Cru的大地主,但酒莊對產量的控制極為嚴格,從1995年開始,在Musingy酒款上,只把樹齡25年以上的老藤葡萄用於釀造特級園Musingy,而樹齡25年以下的葡萄則降級,用於釀造chambolle Musingy 1er cru,分開進行發酵熟成處理,另外為了忠實表現風土特色,橡木桶新桶選擇使用比例只有約10%~40%,視酒款和年份而定。

2014結構扎實 完美平衡

對年份如數家珍。關於何時採摘葡萄,Jean-Luc認為至關重要,他解釋說好友莊Ponsot家往往會等葡萄非常成熟後才晚收,而Vogue家則會品嘗葡萄後決定採摘時機,例如2003年大旱大熱之年,Vogue莊8月23就開始採收,因此葡萄仍舊飽有非常新鮮的酸度。Jean-Luc評價說09、15年為夏之年份(夏季時間較長),13年是冬之年份(冬季漫長嚴寒,葡萄成熟度是嚴峻挑戰),14年則為春之年份(良好的開春,非常經典classic的年份),

打頭陣的2014 Chambolle Musigny就有著驚豔的效果,水晶般透明的質感,新鮮的紅色水果,清新怡人;2014年的Chambolle Musingy 1er cru有著類似的香氣,但層次更為多元,更有深度廣度。

2014的Bonnes Mares和2014的Musigny相比,同樣的貴族氣質,卻比Musingy多了份親切感,雖年輕卻以非常可口。而Musigny則更多了些莊重,充滿儀式感和力量。

總體2014年份筆者非常喜歡,尤其兩個特級園構架扎實,單寧有力又不具有攻擊性,完美的平衡。根據Jean-Luc,2014年份即將進入封閉期,現在試飲時機甚佳。

2007雄渾持久 弱年不弱

2007年份被認為「弱年」,Bonnes Mares的表現出乎意料平易近人,比Musigny 2007少了些礦物質,多了些紅色水果的甘甜。而Musingy 2007更多黑色漿果和礦物香料,草本香氣夾雜香草奶牛巧克力,入嘴甘草莓子熏木層出不窮,含蓄地展現其扎實雄渾的功力,優雅細緻中餘韻悠長持久!不愧為戴上了絲絨的手套的拳頭,柔中帶剛。

看來Henry選擇2014、2007兩個年份,確實驚喜連連。

席間Jean-Luc還對69,71,78,90,99,15,16,17等多個年份進行點評,當我問及我印象中在的1998年,很多酒風非常優雅的酒莊卻釀出了較為粗狂的風格,而Vogue Musigny卻延續了一貫的優雅。Jean-Luc莞爾,回憶當年春季嚴重的霜降造成20%減產,四月的毛蟲偷食很多葡萄,產量再降,七月底乾燥的氣候,葡萄被炙烤,在篩選葡萄時,如果不剔除被「烤焦」的葡萄,粗獷乾焦的單寧或許終身陪伴酒款。而vogue對葡萄嚴篩細選,產量約降低超過40%,保證了酒款的品質。

IMG_0599

之後Jean-Luc談到Vogue釀造Musigny唯一的白葡萄酒 Musigny Blanc,其Chardonnay葡萄來自只有0.65公頃的葡萄園,每年的生產量只有1,000 – 2,000瓶。Vogue曾在1986、1987及1991年重新種植葡萄,他們認為以年輕葡萄釀造的白酒不足以冠上Musigny Blanc之名,故1993為Musigny Blanc的最後一個年份,1994年起自行降格為Bourgogne Blanc出售,經過21年,酒莊認為2015年份的酒質當之無愧Musingy blanc特級園水準,故2015年份開始才重新以Musingy blanc裝瓶。

在Vogue晚宴之前,有幸和資深酒友們一起盲品不同酒莊出品的Musingy,友人中三個不約而同帶了加餐酒Vogue家的白葡萄酒,結果品嘗到了Musginy blanc降級前的最後一個年份1993年,和2014年重回特級園之前的Bourgogne Blanc的最後一個年份,另加一個中間年份2005。當晚把照片展現給Jean-Luc時,他都非常驚訝我能有幸同飲幾個代表年份的Vogue家白酒,根據他的經驗Musigny blanc1993應達巔峰,應該儘早飲用;而2005正值壯年,2014年還是兒童,卻幾乎達到了Musingy blanc特級園水準,彷彿他親臨現場,與我們同飲。

記得之前親自拜訪Vogue時,酒窖總管Francois Millet親自接待品酒,和Jean-Luc同樣對年份如數家珍, 想必這也是de Vogue酒莊文化的一部分吧。

 

相關文章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2022年06月24日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在完成了二、三級考試之後,然後呢?大部分人只知文憑(四級) 、大學碩士學位或者葡萄酒大師課程。其實葡萄酒這門學問可以另覓蹊徑: 專攻產區,深化對風土的理解。 今年,一個重磅的產區的深造課程「 Capstone California 加州葡萄[…]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美國在世界葡萄酒的消耗穩守第一,但每人每年葡萄酒的消耗之冠並非美國,而是葡萄牙,其次是法國及意大利。歐洲國家佔據前三位是理所當然的,皆因歐洲的葡萄酒文化對比其它國家要早,飲用葡萄酒已成為習慣,而葡萄亦是日常的必需品。至於香港與大陸的葡萄酒文[…]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人生不是一帆風順,而葡萄酒業亦不例外。近年主要衝擊酒業的除了COVID-19外,氣候轉變及入口關稅對業界來說亦構成威脅。究竟這三大元素對酒業造成怎樣的衝擊呢? 氣候轉變 近年極端天氣甚見嚴重。例如於2017年春天的霜凍摧毀了波爾多40%的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