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a Rosso——西西里火山上的奇蹟 - WineNow HK 專欄文章
專欄文章

Etna Rosso——西西里火山上的奇蹟

2018年02月21日

 

 

其陳年潛力、複雜度和果香風格完全超出了人們的期待。

Etna 在意大利西西里島的東邊。除了火山正西方的土地過於貧瘠不適宜種植,圍繞著Etna火山一周都分佈著葡萄園。也許在2005年之前還很少有人談論Etna Rosso,如今已然遍地開花,像是 Pietradolce、Benanti、Graci、Passopisciaro、Terre Nere 等酒商已經在國際上很有知名度,並且發展出自己的風格。Etna DOC 也快速成為西西里乃至意大利最精品的葡萄酒產地。

Etna Rosso 之所以是個奇蹟,原因是其陳年潛力、複雜度和果香風格完全超出人們的期待。一直以來,西西里葡萄酒酒都予人風味相對單一、而且產量很大的印象,如今Etna Rosso終於讓西西里和 Fine Wine沾上了邊,連習慣了和最複雜多變的布根地酒的愛好者們也驚嘆於Etna Rosso的潛力值。

 

土壤和海拔

Etna火山在西西里島的東邊,Catania的北部,Taurmina的南邊。這裡的火山土壤Lava是酒風格的關鍵。火山石灰石重量很輕而中間佈滿小孔,這樣能吸收足够的水份也保證了士壤的乾爽。如此的土壤環境是葡萄品質的基礎。

thumb_IMG_6797_1024

如果土壤影響酒中的礦物味,那麼酒的層次感和結構感則歸功於海拔。

如果去過的人都知道,上了山腰的溫度會比山腳低五到十度,風也加強許多。大於十度的晝夜溫差減緩了葡萄的成熟速度,讓不容易形成的果香有足够的時間緩慢地達到完美,也讓容易產生的糖份的積累減緩,這樣能讓酒體輕盈的同時,果味濃郁豐厚。

這些是西西里高品質葡萄酒對地理環境的要求。

原生品種

談到Etna Rossa就一定會提到當地的原生葡萄品種Nerello Mascalese (在混釀占到90%-100%的比重)和Nerello Capuccio。Nerello Mascalese 常常會被人拿來跟Pinot Noir 和 Nebbiolo 相比,原因是他們的顏色都較淺而香氣迷人,年輕時有紅漿果和香料味,成熟過程發展出潮溫森林和黑巧克力味。它們都成熟晚,陳年能力驚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對生長環境(terroire)很敏感,從而是自然環境的精準表達。

thumb_IMG_6973_1024

Etna的鼻祖酒莊Benanti 最特別的Cuvee無疑是Serra della Comtessa, 全部來自在島嶼南部葡萄園中的有一百多年的老藤。百年老藤的產量極低,一株只接一瓶酒的產量。平常的葡萄藤需要嫁接在美國葡萄種根部,從而避免葡萄根蚜蟲(Phylloxera)的侵襲,遠裡的藤最神奇的地方是它們仍長在自己的原始的根部,原因是根蚜蟲無法在火山石土壤生存。

 thumb_IMG_5905_1024

我和朋友最近開了一瓶2004 Serra della Comtessa,濃郁的紅漿果伴隨著森林的溫土香氣,明顯的酸度和單寧讓酒體很立體。很複雜雄厚的味道和牢固的結構感讓我們不禁想,再過十年這瓶酒仍然在適飲期。這無疑顛覆了人們對西西里紅酒的認識。這一款Etna Rosso 的頂峰之作也不過賣40歐元。

看來這裡也是酒客們能找到市場上最廉價的精品酒了。

 

 

相關文章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2022年06月24日

酒海無限 學海無涯:除了讀碩 還有「頂石」

在完成了二、三級考試之後,然後呢?大部分人只知文憑(四級) 、大學碩士學位或者葡萄酒大師課程。其實葡萄酒這門學問可以另覓蹊徑: 專攻產區,深化對風土的理解。 今年,一個重磅的產區的深造課程「 Capstone California 加州葡萄[…]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兩地的葡萄酒文化

美國在世界葡萄酒的消耗穩守第一,但每人每年葡萄酒的消耗之冠並非美國,而是葡萄牙,其次是法國及意大利。歐洲國家佔據前三位是理所當然的,皆因歐洲的葡萄酒文化對比其它國家要早,飲用葡萄酒已成為習慣,而葡萄亦是日常的必需品。至於香港與大陸的葡萄酒文[…]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 WineNow HK
Mabel Lai - WineNow HK
Mabel Lai
2022年06月22日

葡萄酒業面臨的衝擊

人生不是一帆風順,而葡萄酒業亦不例外。近年主要衝擊酒業的除了COVID-19外,氣候轉變及入口關稅對業界來說亦構成威脅。究竟這三大元素對酒業造成怎樣的衝擊呢? 氣候轉變 近年極端天氣甚見嚴重。例如於2017年春天的霜凍摧毀了波爾多40%的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