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velier Los Andes —— 在火熱的高原複製波爾多風格 - WineNow HK 專欄文章
專欄文章

Cuvelier Los Andes —— 在火熱的高原複製波爾多風格

2024年04月23日

(文/ 劉致新)

過去30年的葡萄酒世界經歷了一波非常可觀的「質的飛躍」,很多國家的葡萄酒突飛猛進,其中一個國家是南美洲的阿根廷。

阿根廷是南美洲最大葡萄酒生產國,但是在90年代以前,該國的葡萄酒仍處於相當粗糙的階段。直到60年代中,多家法國酒莊前往投資,阿根廷葡萄酒的水準才明顯提升。當時最轟動的新聞就是波爾多著名的葡萄酒顧問 Michel Rolland 主導的大投資,在 Mendoza 南面的 Uco Valley 拿下了850公頃土地,聯合多家酒莊建立了 「七家圍」(Clos de Los Siete),其中一成員是波爾多二級酒莊 Léoville Poyferré 的庫韋利埃 (Cuvelier) 家族成員。他們在阿根廷酒莊,名叫「安第斯的庫韋利埃」(Cuvelier des Andes)。

三月二十日,酒莊少莊主巴迪斯 (Baptiste Cuvelier) 來港訪問,酒經與 Kerry Wines 合作在中環的國金軒舉行晚宴。當晚有該莊的六款佳釀,有些更是專門帶來的舊年份。晚餐前約了巴迪斯向他請教一些細節。

首先,我請教他: 九十年代中的 Cuvelier 家族為什麼會想到去阿根廷種葡萄釀酒?

巴迪斯說道,一切從 Michel Rolland 開始,他 1996 在阿根廷看中一處地方,覺得能釀出很好的葡萄酒,就向對方說,我買下這85公頃吧。豈料對方說,我們希望你能拿下整塊地850公頃。(地圖來源: vinous.com)

巴迪斯說:850公頃,比整個 Saint-Julien 產區還要大。波爾多的列級酒莊,絕大多數是一百公頃以下。(編按:香港、九龍、新界加離島,總面積只是1050公頃)

(阿根廷的 Uco Valley 河谷酒區)
(Michel Rolland — 改寫阿根廷葡萄酒的法國人)

Rolland 利用他的人脈,向他的友好酒莊推介這塊地,其中一家酒莊就是巴廸斯家的 Léoville Poyferré。說到這裏,巴廸斯忽然岔開一筆,說自己在酒莊佔的股份很少,不足2%。(對法國遺產分配法略有少少認識的人都知道,法國規定遺產由子女平分。所以幾代之後,每人擁有的酒莊股份或葡萄園就很小)。

巴迪斯繼續說,Rolland 向酒莊的股東(即家族成員)推介之後,家族成員表決反對參加這計劃,因為當時阿根廷政經形勢不如今日穩定。不過,巴迪斯的父親和叔叔卻看好這計劃,於是夥同巴迪斯一起認購了65公頃,目標是在阿根廷釀造波爾多二級莊水準的酒。

話分兩頭,Rolland 這塊850公頃的大計劃最終找到共七家合作,酒莊總名是 Clos de Los Siete 「七家圍」,Siete 在西班牙文就是七的意思。

巴迪斯說自已要到 2009 才全力投入阿根廷的酒莊,首先他努力改良土質。他說當地泥土幾乎完全是礦質,很少有機物。他採用有機和生物動力法來種植。現在十五年後看到泥土的表層出現了一層黑色的有機土,覺得有些成就感。我問他是否仍用阿根廷傳統但設計極先進的泛濫運河灌溉法,他說不,因為近年天氣熱第斯山的冰山雪水漸減,他們要減省灌溉用水。

我又問,冰雹問題嚴重嗎?

巴迪斯說,冰雹不算嚴重,但酒莊所在的 Uco Valley 位於 Mendoza 南部地方,春天又會有春霜。而即使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上的高地,陽光仍然很猛烈,夏季白天氣溫超過40°C,所以要把葡萄的果實抬高,不能像波爾多那樣幾乎接到泥土,葉的管理也很重要,要保護葡萄不要曬焦,或太熟而令酸度大跌,就釀不出典雅細緻的口感。

他非常強調整個過程中如何努力保特酸度。酒莊是專門寄來了些舊年份酒,讓我更了解酒莊舊年份酒的陳年潛質。訪問時,他開了四款酒給我品嘗:
– 單品種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 2019
– 精選紅 Coleccion Red 2018
– 特級紅 Grand Vin Red 2018
– 極品 El 2015

眾所周知,波爾多左岸紅酒主力是赤霞珠,Léoville Poyferré 也一樣,但到了阿根廷,他的正印酒,稱為 Grand Vin。主力卻換成了阿根廷最成功的瑪璧 Malbec (約70 %),赤霞珠成為輔助 (約17-19%),梅鹿和品麗珠比例更少,只作幾個百分點,和西拉、小維鐸相等。不過。我們切不可以認為 Cuvelier Los Andes 完全不喜歡梅鹿,因為他們的最頂級酒 El,相當於至尊或極品的意思,就用瑪璧和梅鹿調配而成。此酒年產只3000瓶,也只在極好年份生產。售價也約是特級酒(Grand Vin)的三倍!特級酒年產大約40000瓶。

第一瓶 2019 赤霞珠已經很骨子、活潑、鮮明,完全不似高溫乾旱產區出品。產量17000瓶。

第二瓶是相當於副牌的 Coleccion Red 2018,像特級酒一樣,此酒也以瑪璧為主,在 2018 年佔59%,其次是梅鹿和西哈,各16%,小維鐸7%,赤霞珠只有2%。

巴迪斯說,Coleccion 適合早飲而 Grand Vin 則可以陳年20年以上。我告訴他,Grand Vin 2018 真的有很濃的好年份波爾多列級莊影子。他加了一句:阿根廷價錢!

我沒法不認同。

晚宴以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 2019 開始,巴迪斯說這個年份沒有 2018 那麼完美,但是成熟得快,可以先飲 2019,等 2018 慢慢成熟。2019 的赤霞珠有60%在法國橡木桶醖釀了11個月,沒有用新桶。果味活潑均勻,配甜度適中的國金軒「碳燒西班牙黑䐁叉燒」,甚佳。

第二款酒是相當於酒莊副牌的 Coleccion Red Blend 2018,葡萄比例為瑪璧59%、梅鹿16% ,西拉16 %、小维鐸7 %,赤霞珠2% 。人手採收,用12公斤小籃盛載。在攝氏26度以下進行酒精發酵,然後百分百乳酸發酵,80%再放入法國橡木桶醞釀12個月才裝瓶。2018是酒莊創立到目前為止最好的年份。香港售價不過185元。

再來就是兩瓶「正印」 (Grand Vin)了,2018和2010!巴迪斯說2018 是極佳年份。果味非常濃郁,但是現在飲略嫌太早,需提前兩小時開瓶倒入醒酒器呼吸,令酒味更開放。巴廸斯說 Grand Vin 2018 肯定是可以陳年二十年才成熟的酒。2018 年的葡萄比例為:瑪璧72%、赤霞珠18%、小維鐸5%、西拉4%、品麗珠1%。酒精度14.7%,酸度每公升6.75克,殘糖每公升1.91 克。產量 40,000 瓶。2018年完全不加入梅鹿,為酒莊首次。

2010 的 Grand Vin 風格完全不同。巴迪斯說 2010 是較涼的年份,他非常喜歡,更接近波爾多風格。十三年陳年之後酒已大熟,不用醒酒。酒色也開始轉為深磚紅帶金邊。葡萄比例為瑪璧69%、赤霞珠19%、梅鹿4%、西拉3%,小維鐸5%。酒精度15.5%,酸度每公升5.4克,殘糖每公升2.3克。產量47,000瓶。有趣的是,2010 是清涼年份,成酒的酒精度反而比 2018 這個熱年份更高!可見巴迪斯不斷強調努力控制酒的酸度和酒精度,是見到成效的。

再來就是瑪璧的天下了。首先是一瓶單品種瑪璧 2018。另一瓶是EL 2015,名字很簡單,卻是酒莊極為器重的精品酒,產量只有2,900瓶。EL由瑪璧90%、梅鹿10%調配而成。採收後低溫泡漬長達50-60天,在新法國橡木桶發酵及醖釀18個月後,選出最好的幾桶酒裝瓶。

瑪璧 (Malbec) 葡萄,現在是阿根廷最成功的葡萄。在二十年紀前的波爾多也有不少,因為它極深色可以令波爾多酒看來更豐厚。波爾多以南的 Cahor 產區,現在仍然以這種葡萄為主,人們稱為黑酒。

阿根廷的充沛陽光,也成為這種葡萄的天堂。

Cuvelier Los Andes 也不再執着波爾多風格,把最好 Malbec 葡萄稱為 EL,代表著酒莊最極品的酒。

相關文章

<strong>新南威爾士:心儀好酒選</strong><strong></strong> - WineNow HK
劉致新 - WineNow HK
劉致新
2024年06月18日

<strong>新南威爾士:心儀好酒選</strong><strong></strong>

新南威爾士州這個大產區,除了盛名已久的獵人谷之外,近幾十年不斷開拓了新產區,發展一日千里。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位於高原的產地,受益於近年全球暖化的影響,這些新區的酒莊如雨後春筍,各有特色。

訪問查威克: 40年磨一劍,柏林試酒會20周年回顧與前瞻  - WineNow HK
劉致新 - WineNow HK
劉致新
2024年06月14日

訪問查威克: 40年磨一劍,柏林試酒會20周年回顧與前瞻 

愛德華多·查威克 (Eduardo Chadwick)說過:要一次盲品來讓人開眼,說來有點諷刺。有份參加柏林試酒會的英國著名酒評家 Steven Spurrier (他也是巴黎試酒會的主辦人),對當日的情況有很生動的描寫:「可能房間內沒有人[…]

柏林品酒會: 智利酒在盲品評比登頂之後的堅持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 WineNow HK
本刊記者
2024年05月23日

柏林品酒會: 智利酒在盲品評比登頂之後的堅持

受1976的「巴黎品酒會」的啟發,也為了證明自己的釀酒出品和實力,Viñedos Familia Chadwick 酒莊集團主席 Eduardo Chadwick 在2004年的時候,委託了「巴黎品酒會」的發起人 Steven Spurri[…]